真的很快
偶爾開無名起來還再回味園遊會
怎麼接著成發就過了


不過我想會覺得很快的不只有我吧
至少還有這次的主角小小九字們









七字成發完

八字的成發無緣且還在地獄中遙想
接下來可以參加九字成發

高興的害我以為是自己的一樣
 






回到雲林
一下火車走到斗高
滿眼陽光中看到一個白癡又叫又跳的跟我揮手
哈真的白癡

好興奮又不知道要做些甚麼
就蹲著看學弟妹好像是零字的練槍法
有一些記得臉有一些完全陌生
更不用說他們的名字了QQ

 
 





之後因為太熱就跟吳伯去吃金大碗
雖然明顯感受到芒果變小塊了不過還是吃到冷死撐死的走出來
而且一直聊好過癮

 




流程就不多贅述了
(其實因為我懶了(((真糟糕

其中感謝Peter的大方^^
還是覺得住斗六真是方便

 





隔天早餐團還是多虧了阿哲
雖然弘爺一直噹你然後我和他們是同一陣線
但這樣說說笑笑也過了快到四年了
想想這奇妙的關係已經不是早餐就能解釋了






感覺規模已經定下來了
很多已經是我們固定的好朋友
也許其他職務感受不出來
如果今年少了哪間學校沒來馬上就知道了




還沒上任之前總覺怎麼可能會有那種
不是同學只是打個電話就可以哈拉兩句的工作還有人
但從第一通電話撥出以後
雖然緊張的胡言亂語按稿照念開始
那都是種經驗
之後儀隊畢業還有稍再聯絡
那種感覺整個很好
 














\\






從外場到內場儀路看下來
一聲聲你先開始的尖叫然後我們就跟著呼應
好!
聲嘶力竭




自己的屆數沒那麼高
老是在裝老人說些老話其實自己說的也挺煩的
不過就是這樣
走過來的學長姐都能體會
只是我比較藏不住而已尤其是沒人管的這兒
 
 









 那天我還有吳伯
 坐在中正堂裡看著學弟忙東忙西忙著自己的成發
才在那邊無聊那時晚上

"有誰有空的嗎??"某學妹在中場大喊
"我我我選我選我!!!"場外兩個白癡半開玩笑的舉手

結果還是坐在旁邊...

但看到阿官都出去拉椅子
當然衝過去一起幫忙




隔天快中午時
有位應該是九字的學妹跑來請我解決筷子不夠的事
聽到的那剎
我訝異我好高興
因為終於可以幫到忙了
前後不到十分鐘我想就買到了


後來覺得也許身為學長
有時我們應該要主動一點兒不是等學弟妹開口
因為再當學弟時哪來的勇氣去拜託學長姐做事ㄏ

 






\\


  那時心裡反瞻那時的我們
 學長姐來心裡就有些許壓力
雖然知道他們不會兇我們但就是不敢放聲亂吵的那種
所以才會在男儀歷屆聯絡簿裡留下那些話

既然不是軍校
那只要有敬愛尊重
我個人對於規矩那些是不會很在意
反而比較喜歡那些把我當朋友的學弟妹

因為你把我當朋友我也是
因為你把我當學長我也是當你學弟妹也就那樣

可能有些無稽或
你在家裡會對你哥你姐很規矩的那樣嗎
我把這兒當家了


\\


會場進行有時候會被捲進那氛圍中
 噢原來這是他們成發我這時才想起來


我都笑了
\\










對於九字
儀路上都沒有正面接觸
頂多也只是在放學後站在練習中的你們後面
看著你們在學基本槍的疑問模樣
中間就好像隔了一道
 
 當然我們也想要主動出擊認識一下
問問那些住過男宿的,學長的西瓜甜不甜
 要吃到可是要從地獄中爬上來的
有點半強迫的方式我想你們也不好意思拒絕

但就想認識新血(還是高三太無聊?!

 

聽過幾個人都說你們表演的形有點像七字我們
感覺這樣聽起來就很有趣
不知道就覺得你們感覺很可愛
雖然現在一同為老人陣線










然後公關大連線的威力好猛
本來還想說再加兩屆好了
不過你們感覺很忙所以就留給以後了

(每次看這張我都一直注意藍裙子
(還有三位男公關都短髮某人就是不配合(((翻桌!!!









然後有圖有真相
再回程的火車上一路還很難抽離那氣氛

就像從正100掉到負100的感覺真的很差
不能聚到餐就算了還要回去收假
滿肚子無奈因為日子還是得過




用盡全身力的投入



才覺得班戰鬥教練的攻防搜尖哨不算甚麼











 只願下次相見
你們我們他們都將更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瑋 的頭像
家瑋

家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