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過了,還有什麼放不了











星期日
以前的序幕是一陣沖水聲
現在慵懶的站上公車準備前往
怎麼,原來大家還對之前念念不忘
不是說好放手才會得到
那現在怎麼阻擋他們成長的兇手是我們




不這麼覺得嗎



以前忙歸忙
也沒有六字來幫我們
時間被緊迫的行程壓的喘不過氣來
但那也是種學習也是種忍耐
而最大的,那也是最珍貴的回憶就像現在






而現在,我們卻在阻擋他們
阻擋他們學習如何在有限人力內發揮每個人最大的功效
阻擋他們學習如何在有限時間內充分運用且有效率
甚至阻擋他們這一段又累又忙又瘋狂的回憶形成


是該收手了












就從我們拿起槍的時候
我在想
是教練或學弟妹叫我們回來幫忙
還是我們自己想回來幫忙

幫忙是好事,可是我覺得有些忙還是要他們自己去忙
幫太多,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坐在草地,才發現槍跟學弟妹比較適合
不是都老人嗎
好煩



那段歲月我只想用回憶的方式呈現
過於執著,不必要
我個人而已。



---


話說校內第一批大學生已經進來了
看著曾經坐在你旁邊讀書的人是台大法律系
不禁有番感慨


格列佛是顆炸彈
127小時如果是我大概撐不了
通天神探狄仁杰根本是中國版的毛利


---

想一想
想到家綸再看八字授槍完問我的一句話



"你會害怕嗎?"
害怕什麼,已經似懂得知道他在問什麼卻還是問回去











"害怕離開"




















在三個月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家瑋 的頭像
家瑋

家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